金沙娱乐官网-金沙娱乐网站-金沙线上娱乐官网

首页 | 金沙线上娱乐官网 | 资讯 |  | 金沙娱乐网站 | 学术 |  |  |  | 
首页 >> 物流金沙娱乐网站 >> 案例 >> 电子商务 >> 内容

跨境电商的“买进来”与“卖出去”
字号:T|T 2017年12月01日09:50     孙良Jedi
  • 有人说互联网的商业模式进步缓慢,发展快20年了中国互联网还是主要靠广告、游戏和电商这“三大件”赚钱,其实这种认识忽视了每一个模式自身的进化。
国内风风火火的双11过后,就进入了西方国家的年底购物季,包括感恩节、黑色星期五、网购星期一和圣诞节等重点节日。这不,“黑五”刚过,表现强劲的亚马逊就股市飘红,站上每股1186美元的记录高位;其CEO贝佐斯的个人财富也应声上涨,首次突破1000亿美元,堪称最大赢家。
 
助推亚马逊走上巅峰的要素中,跨境电商的持续火热不可或缺。以中国这个大消费市场为例,亚马逊中国在今年“黑五”打通了亚马逊海外购,同步亚马逊美国、英国、日本、德国四大站点,并祭出了超过往年的产品选择和优惠力度,以及其独创的Prime会员服务,取得了令人艳羡的成绩。
 
除了亚马逊外,在中国这块土地上从事跨境电商,特别是致力于“买进来”的平台不在少数,其中不乏天猫国际、网易考拉、洋码头等名气平台,以及豌豆公主、美图美妆、LOOK等新鲜面孔。在技术进步、消费升级的春风下,它们的风生水起不由得让我想起正在进行中的互联网出海——如果说海淘主要是“买进来”,那么出海就等于是“卖出去”。放眼未来,中国跨境电商的发展会不会走向“买卖兼备“?机会点在哪里?该怎么去推行?
 
百舸争流的跨境电商
 
有人说互联网的商业模式进步缓慢,发展快20年了中国互联网还是主要靠广告、游戏和电商这“三大件”赚钱,其实这种认识忽视了每一个模式自身的进化。以电商来看,抛开智慧融合的新零售不谈,海外购兴起带来的跨境电商浪潮,其意义也不仅仅是换个姿势买买买,更在于其促成的新一轮全球化品牌与全世界消费者的零距离接触——而这,将极有可能导致全球范围内的消费市场洗牌与重构。
 
中国从事跨境电商的平台累计多达数千家,主要包括专业跨境电商平台和涉足跨境业务的综合电商平台,前者如网易考拉、洋码头、寺库、小红书、达令、波罗蜜等,后者有亚马逊海外购、天猫国际、京东全球购、唯品国际、聚美优品等。总体来看,中国跨境电商的发展经历了从“海淘代购”到“垂直电商”,再到“多元化平台”的发展脉络,基于用户需求的不断变化,它们纳入的国家、品牌和品类都越来越多。
 
大量玩家的参与,让跨境电商的竞争日趋白热化。IT桔子的数据显示,2015年跨境电商的融资案例天使轮、A轮和B轮的数量高达111起,2016年该数字下降为89起,而2017年已有统计的融资数只有27起,呈急剧下跌趋势。加上政策收紧,有业内人士透露,离场的跨境电商保守估计已达数百家。当前,业界普遍认为跨境电商的战事已进入“中场”,这一阶段的选品能力、物流速度、用户忠诚度将成为决定平台生死的关键因素。
然而在巨大的市场面前,跨境电商平台们料定不会轻易认输。艾媒咨询的报告显示,中国跨境电商交易规模2016年为6.3万亿元(含零售和B2B),2017年、2018年预计将分别达到7.5万亿、8.8万亿。与此同时,2016年中国海淘用户规模为0.41亿,预计至2018年,中国海淘用户将达到0.74亿。庞大且增长迅速的市场空间和用户规模,注定会让这个行业继续热闹。
 
“买进来”多 · “卖出去”少
跨境电商高度繁荣和快速增长的背后,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是:相比常年顺差的B2B业务,中国人在跨境电商零售方面是“买进来”的多,“卖出去”的少;买进的中高端产品多,卖出的中高端产品少。从事跨境电商零售业务的各大平台,也因此被一些媒体观察者戏称为新时期的“洋买办”。这一现象与我所从事的互联网出海的景象可谓大相径庭,不由得不让人深思。
 
数据显示,2016年我国出境人数是1.3亿次,境外消费总额达到新高的2610亿美金,是美国的两倍,其中超2000亿美元是用于购物。同年,中国跨境电商交易规模达6.3万亿元人民币,海淘用户达4100万人次,流失的消费总额在2万亿人民币左右。今年8月,彭博社曾报道称2017年已成中国十年境外消费回流的拐点,中国游客摒弃了过去10年那样带着爆满的旅行箱回国,更多的选择跨境进口电商渠道购买商品。但即便从旅游购物转向电商购物,仍然没有摆脱中高端消费外流的局面。
 
之所以有这种局面,主要是受中国消费升级的刺激,而国产品牌又无力满足多数用户升级的需求。在阿里研究院发布的跨境电商发展报告中,预计从2015到2020年间,中国跨境电商零售整体进口规模的增幅为43%,高于出口增幅的34%近10个百分点。依托海外购重新找回自己位置的亚马逊中国,更是援引eMarketer数据称,预计到2020年中国跨境消费人口在中国总人口中占比将增至25%(约2.9亿人),预计跨境人均消费约达473.26美元。
 
以上种种,为中国制造须向中国智造加速转型敲响了警钟,也给中国品牌在个性化、全球化消费浪潮来袭的当下提出了新要求,促使它们必须加快补强中高端供给。与此同时,这也为国内蓬勃发展的跨境电商行业及相关政府部门提出了新课题:是继续做单纯的“洋买办”,还是让虚实结合、买卖兼备,更好地让自己的制造品牌成长起来并“卖出去”?!
 
卖出去的机遇和可能性
 
看过《三体》的都知道,高维对低维的打击是致命的。当中国的年轻品牌遇上百年历史的欧美品牌,辅以跨境电商的透明度和便利性,胜负几乎是不言而喻的。但饶是如此,参照中国互联网出海的成功打法,我认为中国跨境电商的“卖出去”也是存在大机遇和相当的可能性的。
 
第一个机遇我认为是制造升级,即由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的转型。不可否认,从手机到电脑,从家电到服装,即便用户是从海外购获取的产品,但实则它们的原产地都大概率是中国。有数据显示,今天的中国制造了全球70%的手机、80%的空调、91%的个人电脑……这些东西从海关一出一进,就变成了更高档的品牌商品。按互联网的逻辑,这其中的“去中介化”可能性是存在的。
智造的关键是制造+互联网,让产品和服务形成一体化闭环,通过交互一致的服务和体验,在消费者心目中形成自己的品牌价值。在Made in China大行其道的阶段,其实也不乏一些杀入海外发达市场并取得成功的案例。以TCL多媒体电视业务为例,得益于国际化布局早、重研发、勇创新,2016年电视出货量达2050万台,成为首个年出货量突破2000万台的中国企业,并连续三年成为北美市场增长最快的电视品牌。借助中国互联网、移动互联网的优势,制造企业加速智造转型,在产品力、运营力和品牌力方面齐发力,相信是可以形成一批“大国品牌”的。
 
第二个机遇我认为是“一带一路”,即向这条新商业路线上的国家和地区输出中国产品和品牌。参照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先攻欠发达国家再进发达国家的路径,国产品牌也可以先在这些欠发达或者说和中国相当、互补性强的地方开疆拓土。如果说欧美品牌销往中国是“降维攻击”,那么中国品牌也可以效仿,在第三世界站稳脚跟后再谋长远发展。今天在东南亚、南美和非洲地区,中国的电子产品、互联网应用已经是仅次于美国的存在,有些地方甚至超越国际对手处于领先地位,这给中国消费品全面“卖出去”提供了参照物。
 
当然,机遇面前还需各方的努力,包括政策的牵引、国产品牌自身的耕耘、进出口兼备的跨境电商平台的推动等。尤其是国产消费品牌自身“内功”的修炼,须知电商为媒固然能提供全球化的消费大舞台,但产品品质、服务体验、技术创新等核心能力,还需企业亲自打造,方能成就经得起全球消费者检阅!